1. <code id="h0ymv"><nobr id="h0ymv"></nobr></code>
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h0ymv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
                綠了章古臺 白了少年頭
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國防報 | 作者:曾 劍 喬志龍   時間: 2023-09-12

                  抉擇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沒有人看護,這片林子幾個月就毀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到處都是沙坨子地,種菜長不出幾棵苗來!”幾十年過去,李東魁回想他到章古臺林場報到時的情景,依然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古臺林場位于遼寧省西北部,地處科爾沁沙漠東南風口,一到春季黃沙肆虐,當地流傳一句順口溜:“一碗米、半碗沙,走一步、退半步,五步不認爹和媽?!奔Z食畝產銳減,農田村莊一步步被流沙包圍、蠶食、吞沒。20世紀50年代,這個曾經水草豐美、人丁興旺的關外城鎮,被治沙專家斷言:不適宜人類居住,必須整體搬遷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87年1月,從部隊退役的李東魁,被分配到章古臺林場護林點,擔任護林員。那天特別冷,李東魁按林場通知要求去護林點報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魁在林子里走了很長時間,卻怎么也找不到護林點。最后,在老護林員帶領下,找到一處地窨子。這是他最初生活工作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護林點算上李東魁一共4人。他們每2人一組,輪流巡山?!斑@里又潮濕又寒冷,還吃不飽飯,真不是人待的地方!”沒多久,另外3人相繼離開,只剩下他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天早上,李東魁背上背包,走出地窨子,踩著厚厚的沙粒,走向松林。陽光穿透云層,灑在一人高的松林上,一陣風過后,松濤陣陣??粗寥煌α⒌恼磷铀?,他想起他的部隊,想起他帶過的兵:“那些還未長大的樟子松,不正像我們需要呵護、精心培養的新兵嗎!”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李東魁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親——章古臺林場的一名老職工。年復一年,父親同林場職工一起,在這片沙地上植樹,與風沙展開陣地爭奪戰。在李東魁的童年記憶里,父親每天很晚回家,經常一身沙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學校一放假,父親就帶他去植樹。他扶樹苗,父親培土,每次忙活到太陽落山,累得腰都直不起來。如今,李東魁終于明白了父親的良苦用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光流逝,樹長大了,長高了,長粗壯了。李東魁已記不清,哪些樹是他與父親一起栽的,哪棵都像,哪棵又都不像。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看著這些長勢喜人的樹木,心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段日子,有些親戚和戰友也勸李東魁“再考慮考慮”,但他心里清楚,“如果沒有人看護,這片林子,別說一年,幾個月就毀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最終,倔強的李東魁咬著牙,留了下來?!拔乙苍泟訐u過,行李都收拾好了,可臨走時又打消了念頭?!崩顤|魁深情地說,“逃離陣地是軍人最大的恥辱,這和逃兵有什么兩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隨后,李東魁拍拍身上的舊軍裝,迎著朝陽,大步流星地朝樹林深處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堅守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連馬都支持我,我還有什么理由退縮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沒有電、沒有自來水,最近的集市在5公里外;冬季大雪封路,幾個月都見不到人影……寂寞的工作環境,艱苦的生活條件,遠比想象得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既然留下來,那就扎下根!”就這樣,李東魁與馬為伴、以山為家,在山上蓋起茅屋、打下水井,猶如深扎沙地的樟子松,堅守在荒涼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魁每天騎馬在林子里走一圈,至少也得10多個小時。累了,他就靠在樹下打個盹;餓了,掏出干糧,就著涼水吃幾口;悶了,站在沙坨子上喊幾聲,唱一唱軍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一天剛入夜,窗外傳來凄厲的嚎叫聲。李東魁走出茅屋,只見黑暗中有點點綠光,讓人頭皮發麻。他握緊手中的長把鐮刀,悄悄退回茅屋,用木頭、米袋頂上門。狼群嚎叫大半夜,直到黎明才散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狼走了,李東魁總算能躺下睡個安穩覺了??蓜傔M入夢鄉就突然感覺手邊冰涼,一摸是一條蛇,他頓時激起一身雞皮疙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這些都沒有比人帶來的傷害大。那些年,樟子松價格上漲,樟子松苗的價格也水漲船高。有些人動了歪心思,打起了林場的主意,伺機盜竊樹苗,偷伐成材的樹。更有甚者,明目張膽地圈地,開荒種莊稼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?!崩顤|魁的心在滴血。他抓住偷盜開荒者送到派出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林子又不是你們家的!”被抓的偷盜者理直氣壯。李東魁擲地有聲地說:“我吃林場的飯,就得替林場看好家!”一次,他逮住一個偷盜者。不承想,這個人掙脫后,一溜煙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執拗的李東魁,一口氣追到偷盜者家中。這名偷盜者說:“何必呢,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你好我好,大家都好?!彼麉柭曊f:“照這樣下去,林子毀了,我們的家就沒了!”偷盜者心虛了,只好乖乖地拿著罰單,去林場交罰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南北二堡子住著,低頭不見抬頭見的。何苦呢,得罪人不說,自己半點好處沒落下。真不知道咋想的!”有人不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長此以往,一些人打不了林場的主意,就開始懷恨在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天,李東魁早上起來,發現馬被偷了。那是他家最值錢的“家當”,也是護林點的主要依靠。沒辦法,他只好借錢再買。7天后,馬又被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無奈,李東魁只能靠一雙腳巡山。走上山坡,仰望滿目蔥綠,他獨自坐在樟子松下難過地掉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時,李東魁月工資才300元,這匹馬花去了他半年的工資。他像丟了魂似的到處找,也沒有馬的蹤影。幾天后,他驚喜地發現,之前丟的那匹馬出現在窗前,馬尾巴上還系著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“它不吃不喝,與其讓它餓死,不如還給你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真是一匹好馬!那個盜賊說的沒錯。剛到護林點時,這匹馬桀驁不馴。李東魁不信邪,躍上馬背馴馬。馬嘶叫著,四蹄打著轉,三番五次把他從馬背上甩下來。他從沙窩子上爬起來,一瘸一拐地去攆。攆過一個沙坨又一個沙坨,細軟的白沙里留一串串深深淺淺的印記。第二天,他終于馴服了它。自此,這匹馬成了他的好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萬物有靈,老馬歸來。李東魁心生感慨:“連馬都支持我,我還有什么理由退縮!”再后來,那匹馬老死了,他傷心得3天沒吃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魁越認真負責,一些人越恨得咬牙切齒,越想給他點“顏色”看看。面對各種恐嚇,他不為所動:“當過兵的人不是被嚇大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一天,3個蒙面人偷襲李東魁,他被打得頭破血流,住了十幾天醫院。妻子王玉華看他不省人事的樣子,在一旁默默地掉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這是何苦哩,都這把年紀了,到林場機關,到縣林業局上班,過個安穩的日子不好嗎?”李東魁蘇醒過來,王玉華苦口相勸。他把臉一轉,一句話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偷盜者以為,這次李東魁應該服了??伤麄儧]想到,把樹看得比自己命都重要的李東魁,又牽著馬出現在叢林中。他的腰板比以前挺得更直,步子比以前走得更堅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那以后,再也沒人鬧過事!

                  無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樹長起來了,咱給守住了,值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一次遭遇沙塵暴,李東魁迷失在沙坨子里十幾個小時,怎么也走不出來;還有一次大雪封路,他只能就著咸菜疙瘩啃凍饅頭挺大半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類似的事很多,可李東魁自己覺得“沒多大事兒”。妻子王玉華則過夠了擔驚受怕的日子,“你再這樣下去,我們就離婚!”聽語氣,看表情,王玉華像是鐵了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玉華是個好女人。當時剛到護林點,李東魁去鄉里買生活用品,在供銷社第一眼看見王玉華,就喜歡上了她。他靦腆、含蓄,不敢直截了當表白,可每次去供銷社,都要買她柜臺里的東西,找各種理由在她的柜前多站一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久生情,王玉華也漸漸喜歡上了李東魁。特別是他當兵的經歷和那一身舊軍裝,讓王玉華覺得踏實、可托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后,李東魁和王玉華結婚了。人家結婚是為了在一起過小日子,而他們婚后聚少離多。后來,他們有了女兒,再后來,供銷社改制,王玉華下崗。她承包一個柜臺,賣日用百貨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玉華特別要強。護林員工資低,她掙錢養家,還要照顧老人和女兒。李東魁理解妻子的不容易。他知道,妻子嘴上說要離婚,只是疼愛的另一種表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嚇?!辈涣死顤|魁,善解人意的王玉華便退掉了柜臺,把鄉里的房子賣了,把家安在護林點。李東魁外出巡山,她在家收拾家務。有時,他們還一起去巡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在王玉華的建議下,他們拿出家里所有積蓄,蓋了三間平房,護林點的煙火氣濃了、更像一個家了。李東魁每次巡山回來,都能吃上一口熱乎飯菜。日復一日,樹越長越粗壯,林子越來越茂密。樹林里,那些干涸多年的小泡子、小河溝,開始有了清水。偶有人來探訪,他們盛情待客的一道野味兒,就是河溪里捕的魚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魁的堅守,得到越來越多人的理解和支持。一些人為了幫助他們護林點的家改善條件,送來了冰箱、洗衣機、空調等家用電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魁不喜歡熱鬧。他拒絕外面的人到樟子松林來“打卡”,怕人多引起火災。這些年,他還養成一個習慣——每當在林區遇到陌生人,他都是第一時間問出電話號碼,記在自己手機里,等幾天平安無事,才會把號碼刪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東魁的事跡感染了無數人。彰武縣人武部每年都會組織民兵骨干來參觀見學,聽李東魁講護林故事。有人不解地問:“你不想離開這里嗎?”李東魁憨笑著回答:“這林子總得有人看守吧!我是黨員也是老兵。樹長起來了,咱給守住了,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放眼一望無際的樟子松,松濤翻滾,李東魁心潮起伏。他心里非常清楚,他看似一個人在巡山、在戰斗,事實上,守護這片山林的,還有林場的同事、已故的父親、搬到林子里的妻子和女兒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看著一棵棵樹苗長成大樹,女兒李明明越來越理解寡言的父親。如今,李明明已是阿爾鄉鎮阿爾鄉村黨支部書記,她組建“青年護林突擊隊”,建設光伏發電站和養殖小區,接過父輩的接力棒,扛起治沙用沙護林的重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一大早,李東魁又開始了新一天的巡山。一匹馬,一個軍用水壺,兩三個饅頭,一把長把鐮刀?!凹一锸矁骸币蝗鐝那?,只是他上馬的動作,不再那般矯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返程的車上,記者拿出手機,翻看拍下的一張張李東魁的照片,還有這片葳蕤無比的大森林,感受他30多年來,創造無一起森林火災和重大涉林案件的奇跡;感受曾被專家預測將被沙漠吞沒的遼西北彰武地區,日益繁華背后的辛勞與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綠了章古臺,白了少年頭?!蹦且凰?,記者突然意識到,其實,李東魁的青春并沒有遠去,而是早已散落在這片林海的每一個角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山林蒼翠,青山嫵媚,青春常在,老兵不老!

                深田咏美无码人妻在线视频|免费av一区二区三区|免费一区二区av高清|久久vs亚洲五月天 欧美牲交人人澡人人爽 无码日韩AV一区二区三区|国产综合av一区二区三区无码|亚洲Av无一区二区三区久久|国产精品免费一级婬片 欧美高清在线第一页导航
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h0ymv"><nobr id="h0ymv"></nobr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h0ymv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贊0